一款99元的免费眼霜,让她付了12672元!这家拟IPO公司旗下“0元购”平台吸走巨资

原标题:一款99元的免费眼霜,让她付了12672元!这家拟IPO公司旗下“0元购”平台吸走巨资

每经记者 肖世清    每经编辑 易启江    

“我全赔进去了!两个账户待返余额共36.9万元,现在平台联系不上,钱也提不出来。”寻草记商城APP用户小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去年6月他在贴吧发现这款购物软件,平台通过先付款后返还的方式,能实现零元购物,自己小到礼品卡,大到智能电器都在平台上购买。

小陈两个账户中的余额、返现余额及提现中的金额(未在页面显示)共约36.9万均无法提现 

图片来源:记者调查获得

记者注意到,小陈说的平台是宣称可以0元购物的“寻草记”APP。记者调查发现,该平台由新三板挂牌公司——北京九天云竹信息技术股份公司(云竹信息,837939)间接控制。目前,寻草记商城已经停止运营,也未展示任何商品信息,记者尝试联系客服,也仅有智能客服作答。

无独有偶,在一个有123人的用户群中,该平台在江苏、河北、广东、山东等地的用户,均出现返现困难、联系不上客服等问题,且不少用户待返金额在10万元以上。目前,很多用户已在当地报警。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今年1月28日起,寻草记平台运营人员就发现已无法提现。巧的是,在不久之前的2020年12月22日,实控人之一罗明就已辞去云竹信息总经理职务。随后,云竹信息董事、董事会秘书李国全于2021年1月18日递交辞职报告,同日,财务负责人李良也递交了辞职报告。

“0元购”需先付商品原价数十倍至上百倍金额

记者接触的多名寻草记用户表示,这款APP当初最吸引他们的地方就是能实现“0元购物”,此外,商城里物品丰富,小到生活日用品,大到智能家电设备都一应俱全,其中更不乏国际大牌奢侈品。

每经记者深度调查后发现,虽然该平台称能实现“0元购物”,但前提是需要先支付高于商品原价数十倍至超百倍的金额,其宣称后续会由平台分期全部返还。

此外,选择全部返现的期限越短,当前支付的金额越高,反之亦然。

不少用户正是看中平台的“0元购物”及高额的收益率,并投入了大量资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款APP在部分手机应用市场中依然可以看到。不过,对该APP的评论多为负面,不少用户提到目前软件已经无法使用。

现在打开寻草记APP,上面显示的是“商城暂停营运”,但此前上面摆满了多种商品可供挑选。根据多位寻草记用户的说法,虽然平台号称能实现“0元购物”,但根据用户选择的返现期数不同,需要支付高于商品原价几十倍到上百倍的金额,但寻草记宣称后续会由平台分期全部返还买家所支付金额。

以小陈提供给记者的订单截图为例,他在平台购买50张价值100元的京东E卡,原价为5000元,但为了实现0元购买,小陈选择了平台的分期支付模式,分6期,每期支付53333.33元,此后平台会在下一月返还其上一月支付的全部金额。

记者注意到,针对分期用户,平台规定如果用户逾期10天未支付,就会在返还金额中扣除商品原价。小陈对记者说:“好比如这个月没有继续付款,平台会从本月返还的钱中扣除5000元,只返还48333.33元,就等于我原价买了50张京东卡。”

如果后续分期获得全部返还,还额外获得5000元的京东E卡,这5000元京东E卡便没有花一分钱,这就是寻草记平台的“0元购”模式。

“想着能免费拿5000元的购物卡,支付的钱每个月都能陆续返还,我当时也没考虑那么多。”小陈告诉记者,一开始自己只是买些价格不贵的商品,后面发现支付的钱后续都能全部返还,于是就迈开步子,在平台上购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所以才会致使30多万的资金无法返还。

刘女士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商品购买信息则显示,她在寻草记商城购买了一款原价99元的眼霜,由于她选择了0.5期(半个月)返现,当前支付的金额为12672元,是商品原价的128倍

除了0元购外,用户也可以选择其他如一折等模式购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中获得的另一份订单截图显示,买家购买了一部原价为5224元的华为手机,选择1期返现后,当前支付的金额约为470682.4元,是商品原价的90倍。除去平台宣称的返还金额470160元,这位买家实际需要付522.4元,即以手机原价的一折购买。

一位寻草记商城前运营人员向记者表示:“当前支出金额的高低,与用户选择购物的返现期数相关,如果选择全部返现的期限越短,当前支付的金额越高,反之亦然。”

她还对记者透露,同一商品选择不同的返现期数,当前应支付的金额,可以根据平台的一个计算公式算出来。即:当前应支付的金额=商品原价×平台最长的返现期数(64)÷选择的返现期数

以上述用户购买原价100元的京东E卡为例,如果用户选择的返现期数为0.5期(即半个月),当前购买一张京东E卡的实际支付金额为:

100元×64÷0.5=12800元

如果用户选择分6期(6个月)返现,那么当前支付的金额为1066元。

100元×64÷6≈1066元

而根据寻草记的返现规则,上述12800元、1066元应分别在半月内和6个月内返还购买京东E卡的用户。

若要实现快速返现需投更多钱进行“提期”

实际上,“0元购”并不是这个商场的全部。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部分用户选择返现的期限较长,平台还设置了“提期”功能,在支付一定数额佣金后,就可让用户实现快速返现。

寻草记商城用户楚女士告诉记者:“在平台上购物最长的返现时间为64期,相当于5年多,最短的返现是0.5期,也就是半个月。选择的返现期限越短,当前购物支付的金额就越高,选择返现的期限越长,购物支付的金额越低。如果选64期返还,就相当于只需用商品原价购买,以后分64期返还所支付金额,而不需先支付数十倍于商品原价的资金。”

楚女士还告诉记者,如果在平台发起提期信息,提期人要支付佣金,可以选择自己提期,也可以让其他用户帮助提期(对其他用户来讲,相当于是投资)。“我买了一张价值100元的京东E卡,自己提期需要支付12800元,最快半月能返还所有资金(包括这个12800元的佣金),如果别人帮助提期就能即时返现。”

而用户小李就是帮助他人提期的人,对小李自己来讲,也是一种投资。小李称:“我有朋友在寻草记商城工作,告诉我可以投资赚钱,且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20%,这个所谓的投资,大概就是帮助其他用户提期。”

那么,投资人的收益是如何产生的呢?

一位寻草记的前运营人员告诉每经记者:“投资人赚取的收益来源于提期人付的佣金和平台给出的8%左右固定年化收益。”

“当时我并没有购物需求,经朋友推荐使用后,发现平台投资收益率可达18%。一开始只放进去1万,后面发现收益不错,我又追加了9万,但是现在本息都提取不出来。”一位不愿具名的用户告诉记者。

随着电商行业的飞速发展,市面上也催生出众多专做购物返利的平台。但一位做购物返利的从业人士告诉记者:“一般正规的操作,是平台利用商家的返利活动,将活动信息推送给用户,平台拿到商家的佣金后,返一部分给用户,但不存在说全额返退,而理财投资更是闻所未闻。”

商城运营方注册地址竟在一家医院咨询大厅

如今,众多寻草记商城用户反馈提现困难,那么,该平台的运营者究竟何许人也?

在手机应用商城上,寻草记APP相关信息清晰地显示,该软件供应商是北京维引力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维引力)。而寻草记APP页面底部也清晰地显示“北京维引力版权所有”: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阳光南里32号楼1层1032,目前为庄胜勇担任法定代表人,北京云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竹科技)持股75%。

记者几经寻找,来到阳光南里其注册地址,这里是一个居民小区,而小区居民告诉记者,小区里面没有32号楼,一共就30栋楼。随即,记者来到门卫处,询问是否有32号楼,对方回应称:“小区旁边就是32号楼”。

记者顺着门卫指引的方向找来,却发现32号楼整栋都是一家骨科医院,医院名为“北京潘中恒中医骨伤科医院”,而一层是医院的咨询大厅及问诊室,未发现有任何公司。

记者上前询问医院相关人士,该人士对记者表示:“最近好多人找过来,都要找这个公司,但我们这里就是一家医院,一到五层都是医院,我们的编号都是三位数,你也看到了楼一共就5层,怎么会有1032,这里确实不是你要找的公司”。

北京维引力的注册地显示在一家医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肖世清 摄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工商信息显示,北京维引力法定代表人发生过2次变更,2020年12月3日,该公司法人由陈金玲变为庄胜勇。2019年5月27日,法定代表人由罗明变为陈金玲。

实控人之一曾任职过多家证券公司

每经记者从启信宝及国家工商信息系统查询股权信息发现,寻草记商城由新三板挂牌公司北京九天云竹信息技术股份公司(云竹信息 837939)间接控股。云竹信息持有云竹科技79.37%股权,而云竹科技持有北京维引力75%股权。即:寻草记运营公司北京维引力是新三板挂牌公司云竹信息控制的孙公司。

云竹信息2019年报也显示,寻草记电商平台软件著作权属于云竹信息:

而云竹信息的共同实际控制人为赵金艳、罗明。

公开信息显示,云竹信息已于2016年7月29日在新三板挂牌,注册资本7872万元,其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为罗宇,总经理为罗明(目前已辞职)。

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云竹信息共同实际控制人为赵金艳、罗明。同时,公告也披露了两人的简历:

赵金艳,女,1981年出生,郑州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毕业,本科学历。2005年7月至2006年12月,在漯河慧光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员;2007年1月至2009年12月,在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担任审计项目经理;2010年1月至2014年7月,自由职业,专注于软件开发;2014年8月至2015年11月任股份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15年12月至2016年12月,任公司董事。

罗明,男,1980年出生,本科学历。2005年7月至2009年12月,任瑞华会计师事务所项目经理;2010年1月至2012年1月,任西部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级经理;2012年2月至2012年7月,任新时代证券投资银行部投行四部部门经理;2012年8月至2015年5月,任华西证券场外市场部副总经理;2015年8月至2015年11月,任北京云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12月至2018年12月,任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8年12月起,任公司总经理,任期为三年(按此,其任期应到2021年12月结束)。

此外,记者获取的一份招聘信息宣传称,寻草记为中国第一家社融电商平台,总公司为北京九天云竹信息技术股份公司(云竹信息)。

云竹信息去年半年报显示,该公司办公地址和注册地址均为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18号2幢11层1101。记者于工作日14点左右来到此地却发现,房门上并无任何公司相关介绍信息,此外,门上粘贴着物业催缴水费的通知单。记者多次敲门无人应答后,来到写字楼物业处询问该公司情况,相关人士称:“不清楚,表上没登记,他们应该也没搬走”。

记者拨打云竹信息公布的座机号,语音提醒此号码为空号。

值得注意的是,云竹信息近年来接连亏损。据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3975.75万元、3669.68万元、1381.68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1.27%、-7.70%、-62.35%。同期,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801.43万、-6930.06万元、-1783.98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87.20%、-244.33%、74.26%。2020年上半年,云竹信息净利润为-646.79万元,同比增速-48.76%。

此外,云竹信息还于2020年12月24日被全国股转公司作出降层决定。据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公司股票收盘价为0.90元,已连续60个交易日股票每日收盘价均低于每股面值。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分层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云竹信息已触发降层情形,其所属层级将从创新层调至基础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云竹信息(九天云竹)还曾计划上市,2017年其与开源证券签署过上市辅导协议。

记者发现,就在公司触发降层情形的前后一段时间,也是寻草记商城运营人员发现不能提现之前不久,该公司高管接连离职。其中,总经理罗明于2020年12月22日辞职。此外,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李国全于2021年1月18日辞职,同日,财务负责人李良也辞职。而公告显示,上述三人均因个人原因离职。

前运营人员:我们自己投了钱也拿不回来

除了普通用户,还有部分内部运营人员账户内的资金也无法提取。

寻草记前运营人员告诉每经记者,从今年1月份起,他们就发现不能提现了,最先是一名技术部人员于1月28日发现异常,随后,众多内部人员均发现,到了返现时间,自己的返现余额已无法提现

“如果说普通用户是主动被骗,那我们却是被迫套牢。”一位寻草记前运营人员告诉记者,公司此前下发过一个内部文件,内容大致是针对不同等级职位的人员设置了相应下单指标,如果每月下单任务未完成,将扣除30%的绩效工资。

比如,上述人员基本工资为4000元,绩效工资1200元,如果账户里的待返余额少于1200元,她将会被扣掉30%的绩效。随着资金陆续返现,必须购物或追加资金维持账户内的待返余额不少于1200元。

她对记者表示:“我账户里一共有16万待返资金,但这些钱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多数是身边好朋友众筹,现在不仅钱要不回来,还面临还信用卡和花呗逾期的窘境。”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取一份名为“寻草记商城销售业务绩效体系”的文件,正好印证了上述人员的说法。文件显示,绩效工资标准为基本工资的30%。比如,某一入职人员的工资标准为1万元每月,每月纳入绩效考核的绩效工资=10000*30%=3000元。这份文件落款为云竹信息集团总经办,时间为2020年7月14日。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人员还告诉记者:“考核标准并不是仅仅针对销售,而是针对公司所有人,包括行政、技术、运营等都在考核范围内。即使本职工作完成得再好,下单指标不够,仍会被扣绩效。”

此外,另一位前运营人员表示:“其实平台主要的功能就是投资,即使能免费拿到商品也相当于是投资产生的收益。我从寻草记离职已经1年多了,目前有18.5万元资金未提取,当时投钱主要是因为帮朋友完成业绩,加上收入可观,所以疏忽大意了。”

前运营人员和用户们能否拿回自己的资金?

在商城停运公告中,寻草记公布了新的客服微信号后,每经记者添加该客服微信,对方未通过。不过,多位用户对记者表示,客服曾在朋友圈发过债权债务解决方案。针对可以宽期的用户,2021年7月31日前公司还50%,2022年1月31日前还剩下的50%;不能宽期的用户,股东拿母公司上市挂牌股份兑付,按1元1股进行兑付。

这个兑付方案,能否按现金兑现,一些用户表示持怀疑态度。

客服微信回复一位仅涉及100元资金的用户时就表示:目前公司现金暂时枯竭,只能请求你宽限期限。

而至于用股权来偿还债务,就连一些前运营人员都认为不可取,因为云竹信息不仅已被新三板降层,还连年巨亏,他们认为其股权根本没价值。

两位前运营人员均对记者表示,目前,他们已经向警方报案。仅他们收集的报案资料,就涉及金额400多万元。警方回应他们说正在侦查中

律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集资诈骗罪

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否涉及违法犯罪行为?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线上商城‘0元购’商业模式与非法集资类犯罪的客观方面相契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集资诈骗罪。”她表示原因有四:

一是该线上商城在没有任何募集资金资质的情况下,向不特定多数人举债,属于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的行为,具有非法性;

二是该线上商城的宣传渠道包括微信公众号、网页等多种媒体形式,向社会公开宣传其募集渠道,具有公开性;

三是该线上商城的使用群体并无特殊门槛,其业务模式的实质是向不特定多数人吸收资金,具有不特定性;

四是该线上商城承诺在一定期限内返还款项搭赠商品,具有利诱性。

基于前述理由,肖飒认为,该线上商城“0元购”的商业模式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此外,如有(一)集资后不用于生产经营活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活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成比例,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二)肆意挥霍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的;(三)携带集资款逃匿的;(四)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五)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逃避返还资金的;(六)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七)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或其他足以认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行为表现的,本案还有可能上升为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集资诈骗罪之可能,量刑将因此而加重。

同时,肖飒也提醒消费者,依照过往的办案经验来看,越过刑法红线的创新往往具有极强的利诱性。在面对诱惑时,一般消费者如能谨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警示,便可少去许多陷入骗局的风险。如进一步提高要求,消费者应当对各行各业,特别是金融行业存在准入门槛这一事实有所了解,在支付前做好行业与公司的初步调查评估。没有相应牌照却从事相应业务的经营者,势必将触犯法律红线。

记者手记丨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0元购”并非史无前例,但是记者发现,在“免费购物”及高达20%的收益面前,用户很难抵挡住平台的诱惑,容易让人放下戒备。

尽管如此,也不难发现,这种消费全返即“0元购”模式,实际是变相的互联网金融产品。用户看中平台的免费产品,但平台要的是用户拿出更多本金,原本只是简单的购物交易,进而衍生出投资理财功能,为引诱用户加大投资力度,甚至给出高达20%的收益率。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说过,如果一款投资品的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作为普通的消费者,要谨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面对商业领域"日新月异"的套路,一定要多听、多看、少出手,且尽量做自己熟悉领域的投资,才能将风险规避到最小。

记者:肖世清

编辑:易启江

视频编辑:张涵

视觉: 帅灵茜

排版:易启江 牟璇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m1.com.cn/34.html